欢迎访问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动态

4 万多买的 “ 游戏机 ” ,被吐槽了

频道: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动态 日期: 浏览:67

最近,广州某中学采购了一款“智能情绪宣泄仪”,据称其能够帮助学生们缓解压力和焦虑感。

*羊城晚报

结果有学生拍视频表示,这个所谓的“宣泄仪”,其实是任天堂于 2006 年推出的游戏机 Wii,再连接一个显示屏。

收费公告显示,这台“心理仪器”的价格,达到人民币 46500 元,价格这么高?

一台二手 Wii 的价格,在淘宝市场大概是 409 元,在日本中古市场,则是 273 日元,约合人民币 15 元。

15 元的产品,4 万 6 的采购价,如此差距,不能不让人怀疑其割韭菜的本质。

该产品是北京奥泰瑞格科技有限公司制造,1 月 8 日,该公司工作人员表示,产品是多年前生产,网传不实。

该学校相关人员也表示,视频里拍摄的内容,跟学校并不相符。

不管结果如何,这条新闻还是引起不少网友共鸣,因为在大众心中,如今的电子设备,在教育行业,就是割韭菜的利器。

学习平板“一鱼两吃”

在教育行业,最好的割韭菜产品,就是各种学习平板,特别是割家长和学生的韭菜,十分方便。

去年 2 月,学而思推出了一代电子学习平板 xPad,最低配为 4599 元起。

这款设备采用 11 英寸 2k 屏幕,60 赫兹刷新率,天玑 8 核CPU,续航 7500 毫安,18W 充电功率,最低 6G 内存 + 128G 存储。

然后,上线仅仅 10 个月,在没有告知用户的情况下,学而思于去年 12 月推出第二代学习平板 xPad 2 / xPad 2 Pro Max。

这更新速度,比智能手机还快,有的家长在双十一才买了第一代,仅过一个月就迎来第二代,硬生生被背刺。

二代学习平板,屏幕从 11 寸增大到 12/14 寸,刷新率变成 120 赫兹,续航 12000 毫安,45W 充电,最高 12G 内存 + 512G 存储。

既然配置提升了,价格也得涨,xPad 2 起售价 6599 元,xPad 2 Pro Max 更是来到 8599 元,几乎是一代平板的两倍。

除了硬件有区别,软件也搞差别对待,同样的 App,例如精准学和 AI 查字典等软件的部分新功能,一代没有,只有二代才有。

旧的电子设备,不能用 App 的最新功能,并不奇怪,但人家是过了好多年才停止更新。

你这两款产品,相隔不到一年,旧款就停止更新软件,逼用户买新的,吃相也太难看了。

价格不菲,毫无预兆的新品上线,较短的更新频次,软件区别对待,学而思的种种举动,受到很多用户的诟病。

面对用户的不满,学而思推出以旧换新政策,要买二代平板,可以用一代平板抵扣部分金额。

不过,抵扣上限有规定,10 月后买的一代平板,能抵扣 70%;7 月到 10 月抵扣 60%,7 月之前买的只能抵扣一半。

如果用户在去年上半年买了一代平板,在官方平台只能卖 2000 多,要买二代平板,还得再花 4000 多,买二代顶配版则再花 6000 多。

买了一代平板的家长,如果要使用最新功能,还得再买一款,一年之内买两款,前后花费近万元。

这一鱼两吃,啧啧。

旧产品“废物利用”

一鱼两吃固然该接受批评,但别人的配置好歹是给到位了,下面这个,才是重量级。

两三年前,人教社曾推出学习平板,这款平板可是著名的割韭菜神器。

这款学习平板的配置,屏幕为 10.1 英寸 1920x1200 分辨率,搭载 MT8173 四核处理器。

MT8173 处理器是联发科于 2015 年推出,28 纳米四核,两核是 2.4GHz/A72,另外两核是 1.5GHz/A53。

该产品不仅使用 2015 年的处理器,而且还运行着 Android 6.0 这种古早版本的系统,配置严重过时。

该产品只是内部流通,并不面向个人,网传售价高达 4000 多元,而在二手市场,售价仅为 80 元。

如今,该产品早已退出人们的视线,但类似的平板,在市场上并不少见。

这些产品的配置,属实一言难尽,不仅还是 720P 屏幕,有的甚至还保留 Micro USB 接口,纯纯电子垃圾。

更离谱的是,某些厂家还会把早已停产的平板,改头换脸成新产品,在学校高价售卖。

2021 年,四川省射洪市柳树中学要求学生购买学习平板,该产品的售价高达5998 元。

当地媒体调查后发现,这款售价近六千元的平板,网上售价仅为 1599 元,而且早在 2016 年停产。

把停产多年的产品,改成新品发售,好一招废物利用,更糟糕的是,家长似乎无法拒绝这些废物。

大多数学校表示,购买学习平板,是家长的个人行为,学校并没有强制要求。

真的没有“强制要求”?未必。

央视《焦点访谈》就曾报道,部分学校以“推广信息化教学”为由,推荐家长购买指定的学习平板。

听上去是自愿购买,但学校会根据购买情况进行分班,只有购买该产品的学生才能进入“快班”,不买的则进入“慢班”。

自己的孩子因为此事被分到“慢班”,哪个家长愿意?这不等于强制购买?

在教育行业,电子设备往往意味着暴利,由于各家厂商对成本的摊销不透明且不统一,人们很难进行比价和衡量。

监管的缺失,导致厂家可以随意更新产品、随意提高售价、以次充好,甚至还能“废物利用”。

一些厂家和部分学校,还会抓住家长“再穷也不能穷教育”的心理,赚着黑心钱。

在各方的“不懈努力”下,教育行业的电子设备市场,已经十分畸形,厂家吃饱,只有学生和家长的钱包在哭泣。

要改变现状,相关部门必须对这些厂家和产品,好好整治一番了。

参考资料:

科技狐:人教社 Pad 的背后,让人细思极恐

北京商报:学而思“吃相难看”!4600 元学习机没买多久就换代

网络图片

编辑:陈展翔

关键词: